就是一写故事的
题材挺杂,动漫电影小说同人原创乱七八糟什么都有
野心嘛,想写尽人生

关于

我的黄段子与他(2)

我最近常常想,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子的。
现在嘛,班上传遍了我污妖王的名声,关系好的女生冲我挤眉弄眼,没个正经表情,听到什么带色的话就偷偷笑着瞅我。或者碰到什么应该让人脸红心跳却不明所以的调戏就会脸红红的说,“这个你一定知道什么意思吧,可以告诉我吗?”
我确实懂,但实在不想污人耳朵,就会假装一脸的猥琐笑容,“哎呀你别问了这不是你该懂的。”
女生这时候一般不会追根问底,常常半红着脸哦一声了事。嘴角上扬半弯不弯,脸上神色遮不住。
后来遇到次数多了,我隐隐懂了这是什么神色。大概是一种需要我衬托的隐秘的优越感,这方面我懂的越多,她们懂的越少,就显得她们越纯洁。
我明白了这层意思,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,就仿...

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

我常常想,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女主。
我看过一本又一本的小说,说实话,大多数女主都很喜欢。女孩子都是可爱的呀,无论什么样的性格。傲娇有傲娇的可爱,温婉有温婉的可爱,女王有女王的可爱,清冷有清冷的可爱……总之,各式各样的女孩子,都是美的、值得怜惜的。
但我觉得不够。我又看了许许多多的小说,就像在寻找什么。慢慢的,我心中有一个影子浮现出来。她是温暖的,不过大概不能用活力四射的小太阳来形容;她是柔和的,说话轻声细语,不愿意和别人起争执;她是坚韧的,遇到挫折会咬着牙含着笑解决;她是勇敢的,尽管受过一次又一次伤害,依然选择毫无保留的去爱。她的内心强大,不会害怕付出,也不会因为付出向别人索取。
她总是微微笑着看我...

我的黄段子与他(1)

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。
我用手支住下巴,歪着头看他。
“喂,你跟我讲讲,打飞机到底有多爽?”
他写字的笔只停了一下,稍微抬眼瞥了我,就又开始写作业。
“我真的挺好奇的!我看了那么多小黄书,里面把这个写得特别舒服!”我凑得离他更近一点。
他写字的姿势真的很与众不同,不是舒展的、自然的,反而特别委屈的缩成一团。他握笔的地方离笔尖超级近,头埋得低低的,快要贴上纸啦。
真是奇怪。
“我现在特想变成男生,然后撸一发。你就给我讲讲吧!”我用笔捅他腰上的软肉。
他长舒一口气,摘下眼镜,用手不住地揉着眉头。都是因为握笔离笔尖太近啦,手指头都染的花花绿绿的。
他头往我着儿偏一点。
平时藏在大镜框后的眼出乎意料的深邃,睫毛也是又长又...

《我不是药神》是血泪,是生命

想聊聊《我不是药神》。我这个人的水平不高,说不了什么高明的话,就一点一点零零散散的说吧。
我一开始真的特别疑惑,这片子涉及的题材微妙又敏感,一方面探讨了法与情,一方面又在反映白血病人绝望的境地,像在指责一样。看到主角走私药物,还给人一种走私很轻松的感觉。可以说选材很大胆了。
说到徐峥,他所扮演的中年男人,从一个没钱只会打老婆的软蛋,到一个自私但还有良心的药贩子,再到最后低价卖药挺直了站在法庭里的人,他的转变被我们一丝丝看在眼里,处理的很好。
最让人揪心的是白血病人的眼神。形容不出来的,只看得人浑身发冷,心里揪得疼。我是有点止不住的想抖,是我这个年龄还承担不了的生命之重。
是把别人的血泪挖出来给我们看。...

暖暖

暖暖一个人,大晚上的,在上课。
这是一节300人的大课。平时坐不满的阶梯教室因为要点名,满满当当的。暖暖缩在后排的边上,在这个爆满的教室里,两侧居然都没有人。
她眼看着前面的小情侣卿卿我我,周围的同学在玩手机,真是满心的悲愤无人说,只能在内心疯狂呐喊:老天欠我一个有电的手机!
她又一次按亮了手机。很好。电量3%,一小时倒计时开始。

下课铃声也挡不住老师的激情澎湃,可底下的学生早在音乐响起的第一声就躁动起来,重叠的窸窸索索在教室里无限回荡,交头接耳也变得肆无忌惮,逼得老师几乎声嘶力竭的开始收尾,最后以一句无奈的“下课”结束。
暖暖头昏脑涨的收拾东西时还在想,感觉这个老师讲得不错,跟唠嗑似的,可惜就是我

钟家怪人(7)尾声

Chapter7 尾声

钟镌没来。很久没来了。

她的座位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空着,老师可能知道原因,也可能不知道,不想管。至于同学,没有一个人是喜欢沈镌的。她又丑学习又差,整天嚣张还傲,更何况她得罪了齐谨的追捧者。

我有时听见女生得意洋洋地和朋友说:“沈镌一定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齐谨,现在没脸见人啦!”

不是这样的。齐谨怎么配得上钟镌?

“她就应该早点觉悟,她缠着齐谨那几天,我真恨不得给她一巴掌!”

有种这话你在钟镌面前说。

“是啊是啊,她不在,感觉空气都清新了呢。”

住嘴!恶心的是你们!

钟镌那么单纯的姑娘,这样的你们,这样的我,怎么配?

因为我……早就该去找她的,可我不敢。...

钟家怪人(6)爆发

Chapter6 爆发

滴答、滴答。

沈镌站在原地,低着头一动不动。

我迟疑地走了出来,拿不准是该帮她处理伤口还是假装没看到她狼狈的样子。

滴答。

我还是走了过去,想用卫生纸稍微处理一下,抬起她的手。

一道贯穿手掌的刀伤,血肉模糊。

我快晕了。她没抬头,抽回手。

“滚。别管我。”用的是她第一次要揍我时候的嗓音。

我咽了咽口水,“钟镌,我想帮帮你。”

“魏铭是吧?小学同学?”她恶意地笑,“怎么?觉得当时没帮到我想要补偿?老娘可是卡西那个怪物,还要你帮?”

“钟镌。”我轻轻地唤她。“钟镌。钟镌。钟镌。”

滴答、滴答、滴答……

她抬起头的时候,我才发现她哭了。脸上没有泪痕,...

钟家怪人(5)冲突

Chapter5 冲突

我沿走廊一直走,不意外地发现到处都有人聚成一堆,窃窃私语。

从我们班出来的人尤其受欢迎,几乎一有人走出,就会被拉到一个小圈子里询问情况。

走进班看到里面的情形,实在没忍住,我长长叹了口气。

女生坐在前桌,转过身,一手托腮,很专注地听男生讲话,时不时地应和一两句,脸上偶尔会出现轻快的笑。有时男生指着一处让她看,她还会把头凑过去,也没注意到男生尽量后仰的身子。

是沈镌和齐谨。

假如是俊男美女画面会更好看些,男主角容貌的确不错,只可惜女主角实在差强人意,让人看了难受得不行。偏偏她还作出一副带着天真的小女孩模样,实在是……让我不知说什么好。

偏偏沈镌在学校已经有些...

钟家怪人(4)钟怪

Chapter4 钟怪

“啪!”纸拍桌子的声音。“把你手里的杂志交出来!”

同学可能正看到关键处,一时不察,竟然叫出了声,整得全班都被她吓到了。

她倒是没什么被抓包的自觉,只是对手中的杂志格外执着,还向老师讨价还价,“老师,我可以放学后就领回来吗?这是报亭最后一本了。”

老师气得梆梆梆敲桌子。“想都别想!这星期都领不回来!”

女生哀嚎一声,失望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

我跟在老师身后去办公室交作业,刚一进门,本来还压着火的老师风风火火冲向自己的办公桌,直接把杂志往桌子上一摔,用整个办公室都能听到的音量开始抱怨:“也不知道最近他们怎么了,迷杂志迷得要死要活,同一本杂志我这星期已...

钟家怪人(3)卡西

Chapter3 卡西

正上课呢,沈镌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趴在桌子上睡觉。正是下午两三点的好时候,阳光笼罩着她,看着就暖洋洋的。

最近降温,她穿得有些厚,不过仔细的话还是能看到,她的后背形状极其不自然,确实有一边鼓出来。

我正在研究她的后背,后桌的哥们凑上来。“这沈镌我看真是狂得没边了,就没有一节课是好好上的,”往那边努努嘴,“你别看她有的时候写得来劲,我敢打赌,那上面绝对不是上课笔记。哪有记笔记从来不抬头的!”

……我看你也没好到哪儿去,净顾着看别人了。

不过,“收敛点,我看老班要炸了。”

这节是老班的化学课,也是时候不对,下午的课本来就容易犯困,他看着眼前昏昏欲睡的一班人早憋着一肚...

1/8

© 子愿 | Powered by LOFTER